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6、他的温柔

发布:2018/8/15 16:16:05

加入书架

“好难受,阿骁我好难受,我是不是要死了?”庄小婉痛苦的揪住胸口的衣服。

“不许胡说,你忍着点儿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陆锦骁抱起她走向车子,直接开车离去。

安浅愣愣地站在原地,脑中一遍一遍回响着陆锦骁刚才说过的话。

他就当着她的面,毫无顾虑的说生孩子只是为了换取她的肾,说孩子一生就立马手术,说对她没有感情,说此后再也不见她。

是有怎样的深仇大恨,才会毫不在乎的说这样的话!是有多么的铁石心肠,才会肆无忌惮的刺她的心!

安浅闭上眼睛,眼泪不听使唤的流出眼眶。

安静的空气里,一道手机铃声响起来,是洛文哲打来的电话。

洛文哲问她有没有在家,给她送药过来,恰好她想出门走一走,就说去他家拿。

安浅抹掉脸上的泪水,打车去了洛文哲家里。

“阿浅你来了。”洛文哲走上前,扶着她坐到沙发上,“这几种药是治疗肝癌最好的药,你先吃了试试看。”

“谢谢你阿哲,这么麻烦你。”安浅感激的接过。

“跟我还这么客气。”洛文哲看着她,犹豫着说道,“阿浅,你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,我表妹刚从国外回来,我介绍你们认识?”

安浅一怔,他的意思,是让她交朋友吗?

她毫不犹豫的摇头,三年前的车祸事件后,她再也不敢交朋友。

安浅父母去世的早,她从小寄居在陆家。陆家人一直对她很不错,陆锦骁也把她当做妹妹一般呵护疼爱,可是三年前的车祸把她美好的生活撞的支离破碎,不但让她背上忘恩负义的罪名,更让陆锦骁恨他入骨。

她这一辈子,再也不敢对“朋友”二字有所奢望。

“三年前的事情是个意外,你不要太放在心上。”认识她不止三五年,她在想什么,洛文哲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“我已是个将死之人,交不交朋友都无所谓。”安浅淡淡而笑,一个人静静地离开,也挺好。

两个人聊着天,一直到傍晚,安浅吃过晚饭才回家。

走进二楼房间,她猛地发现窗边站着一个人,皎洁的月光映着他颀长的身影,夜风拂过,扬起他一头好看的碎发。

安浅的手摸到墙上,打开了房间里的灯。

陆锦骁转过身,见她远远的站在那里,明亮的灯光把她的脸照的苍白如雪,像个晚期的白血病患者。

“回来了。”男人的声音比往日温和了许多,迈开长腿走向沙发,“过来坐,我有事情跟你说。”

他难能可贵的温柔让安浅有些愣神,傻傻地朝他走过去。尽管他是有事才来找她,只要他来,她就很开心。

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事,安浅坐在他身边,大气不敢出一口。

她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,待在他身边,都要小心翼翼。

陆锦骁看着她苍白的脸,忽然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。

依照她的性子,她是绝对不会答应先捐肾,可是小婉受到刺激病情恶化,医生说要尽早做移植手术,不然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。

“小婉病情恶化了。”思虑过后,陆锦骁终究选择先救人,“安浅,可不可以先做手术把肾移植给她?孩子我们再慢慢要。”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